企业文化
企业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国际棋牌娱乐 > 企业文化

砸3.7亿买办公室“民众爆气退捐”!儿盟最新4点澄清:同仁边接电话边哭

  加入日期:2019-12-05 11:16    点击量:6239
国际棋牌娱乐的报道:

记者许展溢、李佳蓉/综合报导

儿童福利联盟于今年11月8日在台北内湖砸下3.7亿买下一整层办公室,遭网友痛批“捐钱给别人增加财产”,儿盟虽然已在第一时间在脸书澄清,执行长白丽芳受访时也一再解释“并不是定期定额提拨购基金”,仍不减网友炮火猛攻。针对外界质疑,儿盟于4日上午举办说明会,白丽芳提到,事发后同仁接了一整天电话,边接边哭,看了相当不舍,虽尊重民众观点及选择,但呼吁勿做人身攻击。

执行长白丽芳指出,儿盟是被社会大众信赖、倚重的儿少福利团体,身为执行长希望能厘清民众质疑,并保护同仁,昨天消息一出,电话接不停,而同仁为了保护儿童的社会使命在努力,也可以理解民众对于捐款用途及观点不同,但有些民众用情绪性字眼诅咒或羞辱同仁,“他们接了一整天电话,边接边哭,看了很舍不得。”虽然尊重民众观点及选择,但也希望大家能用同样态度尊重同仁,勿做人身攻击。

儿福联盟将近30年提供多项服务,白丽芳有感而发地说,前阵子才办完921活动,陪了受灾的孩子20年一直到孩子都长大,这样的经验要转为生命教育要办展览,大家都很感动。这几天虽然有很多批评,但有收养人用真实姓名来支持我们,“我做了20几年社工,当年我送出去的孩子,也传私讯给我们加油,事实上我们很努力在从事相关服务。”

 ▲▼儿盟执行长白丽芳说明说到哭。(图/记者徐斌慎摄)
▲儿盟执行长白丽芳说到激动处不禁哽咽。(图/记者徐斌慎摄)

请继续往下阅读...

白丽芳接著说,民间组织或公益组织是社会很重要的力量,无论政府再怎么庞大或全能,不可能做完所有的社会福利服务,民间团体会更创新、更弹性走在前面以开创各种服务。我们也需要监督政府,倡议儿童权益,因此拥有健全的组织、财物,永续发展是所有非营利组织共同的目标。

白丽芳解释,从这件事情上可见社会大众对非营利组织或社福团体认知不同,欢迎也期待大家朝著这方向有对话空间,而民众若要捐款也是有选择的,有专款专用,也有不指定用途,都是可以选择的。我们继续讨论、思考台湾社会怎么运用,社会企业怎么让社会更进步,可以保障所有儿少给他们有更好环境,这是应该共同努力的。

白丽芳不舍的说,事件爆发后同仁因为外界压力大哭泣、自己也没睡好,“说我们这么努力,我不只为儿盟担心,政府洒出来2~3千人也不一定找得到社工,更何况民间组织,这个事件下来是否耗损了我们对社会工作的热情,担心年轻人不愿踏进来这行业,没有社工没有人,我哪来的服务。”因此也希望媒体朋友共同讨论思考,也欢迎所有民众继续监督儿盟往后服务及财务状况。

针对空间购置与规划,儿盟也做出最新4点澄清:

一、儿盟成立至今28年,过去1万多个日子全体320位员工投身于第一线的儿童与家庭服务、儿少权益倡导儿少福利立法修法,目前发展出20多项儿福服务。为因应社会变遇新兴的儿少与家庭问题,儿盟决定在109年成立儿童人权与儿少福利发展中心,在新的会址空间开办防治儿虐的婴幼儿父母支持服务方案、儿童创伤心理治疗中心...等服务模式;未来这个新的中心,员工办公空间仅估35%,尚包括给弱势及高风险家庭使用的会谈室、辅导团体室及儿童治疗室,弱势儿童营队活动...等多功能服务空间。

二、在台湾,所有提供儿少第一线服务及直接个案服务的社会福利组织,为了提供健全长久的专业服务能稳定走下去,保有福利团体的自主与自足性,多数都带要购置长久的服务处所与会址,例如在各种募款方案中常看到为了成立治疗/庇护中心、中途之家、收容中心...等,往往必须倚赖公开募款的方式来达成。

三、儿盟身为服务儿少家庭的专业组织,从28年前成立初期即有长久服务会址需求,20多年来虽然儿盟非常努力不曾放弃地向建商企业筹募场地希望能得到企业赞助会址,但相当遗憾的始终没有企业或个人捐赠土地或房产给儿盟,所以儿盟必须靠大众募款的力量,在募款状况良好的年度逐年提拨盈余编列购屋基金,并在成立28年时决议动用长年储蓄累积的基金购置儿盟于北区的第一间结合儿童服务与行政办公的服务空间,儿盟诚击感谢每一位支持与信任儿盟的捐款人。

四、儿盟每年都固定向教育部报备,定期接受政府各项评鉴,且每年都请会计师办理财签和税签,由主管机关和外部的专业人员进行监督。此外,儿盟也加入“台湾公益团体自律联盟”等NGO自律组织,力求本会财务公开透明,并将所有财报公开于网站上。

 ▲▼儿福砸3.7亿在内湖买办公室。(图/翻摄自爆怨公社)
▲执行长白丽芳表示,屋主主动用公益价卖给儿福。(图/翻摄自爆怨公社)

一名网友在《爆怨公社》PO文指出,儿福联盟竟然在台北内湖砸下3.7亿买办公室,并抨击未善用捐款,消息曝光让广大网友相当震惊。儿盟第一时间在脸书澄清,机构从民国87年开始“呈报教育部提拨部分所得转为购屋基金”,持续了21年,今年刚好有屋主愿意用低于行情的“佛心公益价”贩售,儿福才得以达成目标。

对此,儿盟第一时间在脸书发了三点声明澄清,第一是因为近年来因承接政府方案并提供场地,曾遇到过2年搬迁4次办公室的窘境,因此换搬迁办公室是为了方便联系和管理。第二是购屋基金是历经21年看盈余状况提拨的,以儿盟180名工作人员分属不同办公室,目前每月租金支出数百万元,购置稳定住所可以让服务更稳定发展,而并非只有支出。

第三点则是强调现今台湾社会面临很多新时代的儿少问题,包含少子化、儿童虐待、童年创伤经验等等议题,新购置的空间主要能用以集成第一线社工服务,研究发展,政策中心和行政部门,增加各部门间的联系效率,回应更多民众需求。

 儿盟执行长白丽芳。(图/记者赵于婷摄)
▲儿童福利联盟执行长白丽芳。(图/记者赵于婷摄)
 
白丽芳强调,购置办公室只是希望大家有个办公处所,不用一直被房东赶来赶去,目前也还未交屋,一切都还在洽谈当中,接下来才会跟银行讨论后续费用;而对于多少民众提出退捐要求,她表示,目前是一直有电话,还来不及统计,但退捐是民众的权利,并不会不办理,不过同时也会试著和民众说明。

针对提拨部分所得转为购屋基金,网友质疑到底是“提拨收入的百分之多少?”白丽芳指出,提拨是看每年盈余以及非专款专用的金额去规划,募款收入仍以服务使用为主,并不会每年固定提拨多少金额。而对于3.7亿元的购物金中“多少是现金、多少是贷款?”她则坦言,目前都还在跟银行讨论付头期款之后要分多少期贷款。